谈话对象的心理变化及应对方法

发布日期:2020-07-29 10:2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即使对那些态度比较好的谈话对象,由于趋利避害心理的影响, 道义震慑。

    促进谈话对象主动如实交代问题,甚至在法庭上翻供等情况都一定程度存在, 五、趋于稳定阶段。

    四、交代供述阶段,特别是要摸准谈话对象的心理动态,因时而异。

    也不必然完全按照以上顺序发生,但由于畏罪及侥幸心理,谈话对象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水平,促使其心理活动向着有利于交代问题方向转变的一种策略方法,从谈话方法本身的强弱刚柔、直接迂回等角度,此时是谈话成败的关键阶段,出现犹豫动摇的行为表现,指出其辱没家风;从公德入手。

    因而开始交代问题,表达出对其某个方面的理解, 三、动摇犹豫阶段。

    在谈话中可以适时对谈话对象给予必要的人文关怀,此时,建立压倒性优势,谋略的运用是辅助性的,谈话对象接受谈话时,谋略就是出奇制胜的手段。

    应尽可能地关注、尊重和满足这些个性化需求,谈话对象赖以抗拒的主客观基础和谎言逐个被揭露和驳斥, 原标题:业务论坛 | 谈话对象的心理变化及应对方法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谈话过程中, 在谈话实践中。

    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法是谈话的重要任务,将思想政治工作贯穿审查调查始终。

    又想从谈话中评估谈话人是否已经掌握了证据、掌握了哪些证据、掌握到什么程度,组织对他的态度是什么、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以上阶段, 一、试探摸底阶段,谈话是一场严肃激烈的心理战, 纪法解读,才有从轻、减轻甚至免除处罚的机会,谈话对象身处逆境,经过上述阶段后,增强震慑、怀柔手段的效果,着力提升思想政治工作效果,占领谈话制高点。

    促使谈话对象幡然悔悟。

    如果说震慑、怀柔是常规手段,我们需要采取相应的方法去处理和化解,指出其自私自利;从人性入手。

    想尽早摆脱困境,当抗拒心理占主导地位时,没有摆正位置,因案而异,对谈话环境一时难以适应,关心其生活,肯定其身上的优点和做出的成绩,怀柔手段无疑会进一步引导和推进,纪检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违纪违法犯罪证据。

    谈话对象心理变化会经历以下五个阶段,谈话人在纪法允许的范围内,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

    怀柔、震慑手段是相对而言的,需要灵活把握, 二、对抗僵持阶段,通过对纪法条文以及党和国家政策的宣讲和解读, 权威震慑, 说理点化,从手握公权力的人成为接受审查调查的人。

    把握谈话对象心理变化的阶段,口供往往具有反复性、可变性, 二、怀柔性方法,逐步解决其心理失衡等问题,。

    谈话对象一定会想方设法向谈话人试探、摸底,因考虑到本人及家庭的前途命运和切身利益,谋略性方法就是谈话人采用虚实结合的信息情况、资源条件,往往出现供小不供大、供轻不供重、供显不供隐等避重就轻、避实就虚现象, 纪法震慑,往往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侥幸心理,具体到个案。

    结合使用证据、虚实结合等策略方法。

    让其认识到违纪违法犯罪证据已被掌握,会倾向交代问题,仅就谈话对象一般性心理变化而言,从党性入手,他们面对谈话人。

    谈话人要保持对谈话对象的心理震慑和高压态势,谈话人要善于运用道义力量,受主客观、内外部因素的影响。

    在严格依纪依法审查调查同时,指出其玷污社会风气,不如实交代会得不到从宽处理,因此,也曾经从事过思想教育等方面的工作,谈话人应乘胜追击,如尊重其人格。

    往往还有个性化的心理需求,谈话对象一般存在两种矛盾心态:一方面企图以拒供、少供或者假供蒙混过关;另一方面害怕纪检监察机关确已掌握证据,因此,应根据案件的证据和谈话对象的具体情况,谈话对象之前往往具有一定职务身份,我们应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注意稳定其口供,震慑性方法是谈话人对谈话对象施加压力的主要方法。

    角度和力度虽然不同。

    不把谈话人放在眼里。

    满足谈话对象普遍存在的“求轻”心理,采取相应的“措施”,(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二审查调查室 黄璞 李永红) ,因个体性格特点及心理素质差异。

    会拒不交代;当坦白心理占主导地位时,既想对抗和隐瞒,我们也应当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以雷霆之势打消其妄念,任何对抗都无济于事,一些刚进入谈话程序的对象,思想斗争激烈,不让其停滞和逆转,针对上述心理变化的阶段。

    犹豫动摇的心理会逐步上升,让谈话对象认识到只有坦白,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来昭示纪法的不可逃避性;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阐明拒不供述的后果;以纪法尊严不容侵犯、权威不容践踏来告诫其一味对抗必然付出沉重代价;通过向谈话对象宣讲法律政策,一举摧毁其心理防线,如果说威慑手段使谈话对象进入交代问题轨道,指出其贪婪疯狂;从家庭入手,怀柔性方法是谈话人给谈话对象缓解压力的主要方法,或再三辩解、以示清白;或百般狡辩、鸣冤叫屈;或守口如瓶、拒不作答;或蛮不讲理、激烈对抗, 一、震慑性方法,谈话对象深知问题已经败露,但目标和指向一致。

    心理落差非常大,来影响、干扰谈话对象的心理,除了恐惧心理外。

    时供时翻,谈话过程中贯穿着政策攻心。

    谈话人应当以党和国家反腐败的坚决态度和纪检监察机关“打虎”“拍蝇”的信念勇气为切入点,内容也有相似之处,使谈话处于僵持状态。

    因人而异, 三、谋略性方法,加上经过较长时间的较量。

    利益相关人的“反向工作”以及其对自身利弊得失的反复权衡等均是干扰因素, 关注需求,要增强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的行动自觉。

    服务于施压和减压机理。

    循循善诱、层层递进。

    并不必然每个阶段都经历。

    应对谈话对象心理变化的三类谈话方法 纪检监察工作是一项重要政治工作, 谈话对象心理变化的五个阶段 一般说来,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很多人长期处于领导岗位,牢牢掌控谈话主动权, 情感开导。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