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

发布日期:2019-10-06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心理健康似乎已经成为全球性健康不良的问题,在美国精神卫生保健仍然还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更不用说发展中的国家了。精神卫生保健不仅在于国家的重视,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培养健康心理的意识。那么作为个人和社会,我们如何才能为这一问题作出贡献呢? 我的方法是,解除对那些精神健康问题患者的误解和偏见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01.
     
    偏见是对一个人或他们的处境的一种消极的情感(态度)反应,尽管我们正在采取行动,但我们常常不知道。 除了对他人的负面情绪反应外,偏见还反映出我们需要对事物进行分类,造成了有时有害的“自我与其他”的二分法。
     
    埃尔文.戈夫曼(Erving Goffman)描述了三类偏见:
     
    身体的偏见(矮/高)
    部落偏见(种族、宗教)
    性格缺陷,包括精神障碍和日常情绪
    另一方面,戈登·奥尔波特(Gordon Allport)提出了偏见的概念。现在,大多数人认为偏见是污名化过程中未被承认的消极情绪或负面思维的组成部分。表达偏见最容易被人忽视的方式,就是我们如何对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进行侮辱。
     
    事实上,我们通常自己也很难发现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偏见,我们会认为他们与自己完全不同,或者他们是有”缺陷“的人类。这种扭曲的看法会导致他们的优势(或机会)受到歧视和被忽略,因为他们被贴上了标签,例如能力不足,甚至是危险的。而这些标签会导致精神障碍者有强烈的羞耻感、感觉受害、自尊心下降、自闭等症状,这会让他们越来越不快乐。实际上,对他们的偏见和歧视往往比精神障碍症状本身的伤害更大。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02.
     
    这种消极看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们要羞辱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
     
    精神病患者的症状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当时的医学界和科学界永久地将人类的个人和情感方面驱逐出了它的职权范围。18世纪的哲学家,特别是霍布斯和洛克,他偿把机械原理应用到我们的人性中。合理和理性这样的名词在这个被称为理性时代中盛行。
     
    到了十九世纪,机械主义的观念已渗透到整个社会,使所有主观现象,特别是情感和心理问题都会被贬低。这种观点是如此普遍,以致机械主义的方法延伸到政府和经济学等领域。正如笛卡尔对医学的影响使我们今天受益一样,机械主义的观念也渗透于理性时代的方方面面,包括个人主义、产权、自由市场和政府等。
     
    因此,我们羞辱性的偏见从这个时候突然萌生出来,它像丑陋的野草一样,开始逐渐分散了我们对美丽花园的注意力。心灵和情感被驱逐,社会及其个人被客观和可衡量的事物所吸引。正因为理性时代的整个社会对心理和情感的藐视,导致精神障碍患者被认为是不合理的、非理性的和疯狂的。心灵是内在的,它无法通过理性的评价和理解。这种对情感和心理问题的偏见,在18和19世纪已被深植于主流文化之中。因此它潜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潜意识中,偷偷地渗透我们的心理,直到今天。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03.
     
    偏见一旦确立,就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例如,托马斯.伊格尔顿(Thomas Eagleton)作为副总统候选人被迫退出,就说明了偏见的破坏性影响。尽管乔治·麦戈文(George McGovern)曾因此事感到沮丧,但伊格尔顿还是被乔治·麦戈文选为竞选伙伴。但是,民主党高层担心公众的负面反应,迫使他退出。其担心的原因是公众可能会认为他软弱和不稳定,这就是偏见!
     
    然而,偏见并不局限于那些公众人物。它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也经常发生!例如,在亲人离逝后的一年或数年里仍处于悲痛,可能会被人打上殉道者、弱者、或过于沉溺于自怜之中的标签?还有让焦虑症患者应该保持“冷静”?事实上,我们把自己认为合理的方式强加于他人,我们一直都这么做!
     
    而且,我们不仅对成人有偏见,我们对一些儿童也有偏见。比如,三分之一的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有抑郁症的孩子交朋友;并且有一半的人认为,抑郁症治疗会对孩子的未来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04.
     
    鉴于社会对情感和心理的偏见态度和行为,抑郁症患者对自己也开始产生偏见,并逃避治疗。比如许多患者认为抑郁症会对他们的朋友产生不利影响,或者对他们的事业产生负面影响。所以,抑郁症患者甚至回避治疗,因为他们期望医生不感兴趣。事实上,医护人员⁠对精神健康患者的偏见也很高。例如,护士对酗酒者的反应比医生更消极。医学界也不能幸免于自我偏见,精神科的学生有一个常见的现象,他们相信其他学生会认为,自己会对他们产生负面影响,并认为精神治疗是不可接受的。
     
    不仅需要改变偏见和公众态度,而且我们许多反映偏见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也需要改变。回顾残疾人社区(或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所经历的艰难进程,以及使他们的生活更容易被接受的成功案例。然而,这些努力是令人鼓舞的,导致有助于提高公众对他们生活的认识的干预。在学术界,以前情感是被排除在外,所以认知心理学通过认识到情感在有效思考和理性中的重要作用,而处于心理学界的领导地位。
     
    我们如何干预自己的心理健康?心理学家:解决偏见问题即可
    05.
     
    作为个人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必须把注意力转移到被偏见的人身上,发现他们独特的属性。而不是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的范畴。为了实现这一转变,社会和情商要求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偏见情绪,并学会如何完全意识到它们。正念冥想在这方面很有用。一旦我们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偏见,我们可以做出更好的决定,对我们的偏见反应采取行动或不采取行动。
     
    通过认清对精神病患者的偏见的文化的形成及其危害性,并反思我们自己在延续十七世纪文化遗产中所起的作用,我们将能够采取一些有效措施,减轻心理疾病患者因社会偏见所带来的痛苦。这个问题可能与整个社会有关,但补救措施的第一步始于我们。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