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年:文化心理学与心理学中国化

发布日期:2020-11-15 02:04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原创 万千心理 万千心理图书

    文化心理学(cultural psychology)是最近几十年来心理学界发展较为迅猛的一个分支领域。著名文化心理学家R. A. 施韦德(R. A. Shweder)在他那篇流传甚广的“文化心理学——它是什么?(Cultural Psychology - What is it)”的文章中指出,这是一门与普通心理学、跨文化心理学、心理人类学、民族心理学都有联系又有所不同的新的心理学分支。它的飞速发展,表明它的时代已经来临。正如美国前心理学会主席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G. Zimbardo)等人在《心理学与生活》(Psychology and Life)一书中谈到的,文化的观点可以被用在几乎每一个心理学研究的题目上:“人们对世界的知觉是受文化影响的吗?人们所说的语言影响他们体验世界的方式吗?文化如何影响儿童向成人发展的方式?文化态度是如何塑造老年经验的?文化如何影响我们的自我感觉?文化影响个体进行特定行为的可能性吗?文化影响个体表达情感的方式吗?文化影响心理失常人的比例吗?”换句话说,心理学研究的各个方面,如感知、情绪、思维、人格等,都可以用“文化与某某”的方式纳入文化心理学的视野。

    需要指出的是,对文化问题的关注在心理学内部有深远的思想脉络可以追寻,只是这一脉络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成了被忽略的传统。学过一点心理学的人都知道,现在的科学心理学是德国人威廉·冯特(Wilhelm Wundt)在1879年创立的。还是在当年创建科学心理学的时代,冯特本人就对心理学的领域做了大致的二分:一是个体心理学或曰实验心理学,研究的是人类心理更靠近生理一端的内容;二是民族心理学,研究的是人类心理更靠近社会文化一端的内容。冯特在其生命的最后20年倾全力所做的事情就是建构民族心理学的体系——从1900年3月至1919年9月,他写成了10大卷的《民族心理学》。所谓民族心理学,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就是文化心理学,因为里面讨论的内容就是我们称之为文化的那些东西。

    从冯特的民族心理学,我们可以看到心理学起源的人类学渊源,这是以往心理学史常常忽略的内容。人类学与心理学的合作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曾掀起一个高潮。人类学家拉尔夫·林顿(Ralph Linton)等人以哥伦比亚大学为基地,引进艾布拉姆·卡丁纳(Abram Kardiner)等精神分析学家,开始了人类学与心理学的合作,形成了“文化与人格(culture and personality)”的研究领域。这一研究领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又发展出民族性或曰国民性的研究(national character studies),人们所熟知的研究日本国民性的《菊花与军刀》就是此期的成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跨文化比较(cross-cultural comparison)的技术得到广泛运用,这方面研究的最终结果是促成了许烺光等人提倡的心理人类学。随着心理学领域内“认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的发生,人类学领域内认知人类学(cognitive anthropology)的研究也日渐成熟。今天的文化心理学,正是心理学与人类学相互结合的产物。

    我们知道,人类文化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多样性,以文化为研究主题的文化心理学恐怕难免带上多样化的色彩。所以,我们更愿意说文化心理学可以包容跨文化心理学、心理人类学、民族心理学、普通心理学及文化人类学的各类相关研究。前已提及,施韦德谈论文化心理学与这些学科的关系时强调的是文化心理学与它们的不同,而我们说的是联系,这本身或许就有东西方思维的差异。目前,在文化心理学领域有不同的研究取向,不同学科背景的学者对这门学科的界定有各异的表述。施韦德的说法是:“文化心理学研究文化传统和社会实践如何规范、表达、改造、变更人类的心理,即文化对心理和行为的影响、塑造。它关心的问题有主体与客体、自我与他人、心理与文化、个人与情境、对象与背景、实践者与实践等的相互作用、共生共存及动态地、辩证地、共同地塑造对方的方式。”这里“相互作用、共生共存”表达的正是联系,不仅是文化与心理的联系,作为一门学科,文化心理学与施韦德提到的其他各学科也应该是有联系的。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本史蒂文·J. 海因(Steven J. Heine)的《文化心理学》,是杰出的社会心理学学者所著的畅销教材,目前已经是第三版。该书内容简练,总共只有14章,非常全面地囊括了最新的文化心理学的基本内容,从认知到情绪、自我,从人际吸引、多元文化交流到身心健康,还涉及最基础的文化是什么、文化进化等理论问题。最重要的是,它既深入浅出、引领前沿,又具有理论深度、引人深思,对最新的尚有争议的研究主题言简意赅地描述出研究现状,又入木三分地剖析了不同理论立场。尤其是,一般的西方教材可能在具有了趣味性、新颖性和理论深度时,往往会让中国读者感觉逻辑不够工整,思维有些零散,而本书作者作为一名谙熟亚洲文化、具有跨文化视野的文化心理学家,在写作风格上兼具各章节贯穿一致的比较视角和理论整合的逻辑,读起来非常畅快。所以,它是一本非常好的教材,将我们引入最新的文化心理学研究殿堂,引发我们对自己本土文化心理学的研究渴望。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